当前位置: 金牌娱乐官方网站:新闻网首页>行业资讯频道>美食>重点推荐>

一位英国女孩的川菜历险记

一位英国女孩的川菜历险记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相信很多去过成都旅游的人都会对这个“天府之国”充满好感,其中最大的原因,就是让人垂涎三尺的川菜。20多年前,当英国女孩扶霞·邓洛普(Fuchsia Dunlop)来到成都,吃了一顿正宗的川菜后,这个故事就变得异常魔幻了。她迷恋成都的市井,爱看市场里摆放的新鲜蔬菜,以及尝试吃“兔头”时的那种令人胆怯又无比渴望的“危险的诱惑”。西方人的味蕾与川菜的麻辣碰撞,才有了今天这本《鱼翅与花椒》的纪实体验。

相信很多去过成都旅游的人都会对这个“天府之国”充满好感,其中最大的原因,就是让人垂涎三尺的川菜。20多年前,当英国女孩扶霞·邓洛普(Fuchsia Dunlop)来到成都,吃了一顿正宗的川菜后,这个故事就变得异常魔幻了。她迷恋成都的市井,爱看市场里摆放的新鲜蔬菜,以及尝试吃“兔头”时的那种令人胆怯又无比渴望的“危险的诱惑”。西方人的味蕾与川菜的麻辣碰撞,才有了今天这本《鱼翅与花椒》的纪实体验。

人与食物之间讲缘分

中国人对于吃饭向来讲究,一日三餐,一年四季,各地自有讲究和规矩,平日如此,适逢假日更是充满了仪式感。久而久之,吃饭这种看似简单的日常,经过社群周而复始的循环,凝聚了从祖辈沿袭而来的传统智慧和文化沉淀。在津津有味或大快朵颐之中也诞生了不少美食家,其中不乏历代文人墨客,杜甫写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,诗句中透出韭菜的鲜嫩和二米饭的清香,离乱之际友人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热情款待;一块“东坡肉”更是牵出一连串苏东坡从政的轶事,爱吃肉且好烹饪的他公布自创秘方并流传至今;郑板桥有诗句“扬州鲜笋趁鲥鱼,烂煮春风三月初”,被誉为“南国绝色之佳”的鲥鱼肉质醇厚,但是如此美味也有抱憾之处,张爱玲曾说的“人生三恨”首当其冲就属“鲥鱼多刺”。

这样看来,人与食物之间也讲缘分,有一见钟情,也有望而生畏;有回味无穷意犹未尽,相反就会有无动于衷形同陌路。曾经的人类学博士候选人庄祖宜弃文从厨,进入美国麻州剑桥厨艺学校研习烹饪,最终成就了《厨房里的人类学家》。成长于英国牛津,专攻文化研究的扶霞·邓禄普在中国交流学习期间被四川当地的饮食所吸引。

从浅尝辄止到百无禁忌,从试吃新手到美食达人,从被条条框框拘束的学院派到放飞自我技艺娴熟的大厨,在中国三个月短暂的停留仅仅是扶霞美食生涯的开始,也可以说,中国之行点燃了她怀揣已久的美食梦。在其后的20年里,她写了诸多关于中国烹饪和饮食文化的作品,获得了有“饮食世界奥斯卡”之称的詹姆斯·比尔德烹饪写作大奖,《鱼翅与花椒》就是其中之一,不只是单纯的吃货心得,还是一段未知旅程中的食物历险记,每章尾声时的特色菜谱还列出了她研究考据的成果,以供列位如法炮制。

切菜犹如一种冥想

虽说“君子远庖厨”,对扶霞来说,亲近美食必定要亲力亲为,看着它们从生到熟,从寡然无味的原材料到色、香、味俱全的盘中餐,唯有掌厨者见证了食物的蜕变,也在做饭的过程中完成了完整的自我认知。探究中华美食无异于田野调查,当地小馆、街头市集、烹饪学校见证了她身体力行的美食考证之旅,所经历的也让她有所顿悟:切菜犹如一种冥想,做饭与学语言并无二致。作为美食家,扶霞对各种食物来者不拒,然而中国在饮食上广阔的包容性还是令她心有余悸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正值中国经济高速发展、面临社会转型的时期,一切革新也带动着舌尖上品味的试水,餐桌上的鱼翅彰显出奢华,丰富了味蕾却透支着生态环境,威胁着珍稀物种,这也是由此引发的隐忧和思虑。而在大众的餐桌上,唱主角的永远是下饭菜,以麻辣著称的川菜讲究“一菜一格,百菜百味”,如此百搭多元化平凡为神奇的美食赋予四川人享受悠闲巴适的生活。尝遍四大菜系,游离过大半个中国的扶霞对于中华饮食有了深层次的思考:饱尝了“味的狂欢”却逃不过内心道德拷问,安抚了“胃的乡愁”却又迷失了自我,鱼翅与花椒,从食物的禁忌到身份的认同,这是摆在每一个异旅人面前的难题。

超越食物本身的吸引

诚然,长期浸泡在另一种文化中很可能扭转原本对自我的认知,“一个国家越陌生,当地人的饮食越怪异,居住在这个国家的外国人就越想要严格地坚持自己故国的规矩……吃别国的菜,是很危险的。一筷子下肚,你就不可避免地失去自己的文化归属、动摇最根本的身份认同。”然而不破不立,西方的饮食习惯早已深入到骨髓,历史与舆论对中国饮食的偏见曾经令扶霞望而生畏,然而当她感叹于精湛的刀工艺术,读懂了民间膳食的养生之道,当她目睹了成都老街焕然一新,城市迅速的发展不断刷新着熟悉的面貌,而属于这座城的味道是不是也面临着一去不复返的危机呢?不是每道菜都有被冠名的好运,时过境迁,谁还会记得烹制过它们的厨师呢?正是这些超越食物本身的东西让扶霞继续着她的事业,毕竟,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。

[责任编辑:常军平]